由贪吃引发的血案

2011年1月的一天下午,一通陌生电话打到“满座网”的前台,带去了令人开心的消息—这家“新开张的礼品公司”希望让满座网的全体员工试吃它的巧克力产品。但是,免费巧克力需要凭一条内含电子券的手机短信获取,因此它需要得到满座网的通讯录。

前台小姐表示很乐意帮这个忙。几分钟后,拨打这通电话的人便轻松得到了这家在中国销售规模位列前五名的团购网站所有员工的联系方式。后来,感到事有蹊跷的满座网COO王珂回拨了该号码,结果令他很震惊—这并不是什么礼品公司,而是国际知名人力资源公司万宝盛华的中国总部。

“谁都知道,万宝盛华是受雇于Groupon的。”王珂说,他感到原本还有些像是隔空喊话的Groupon入华之事,一下子逼到了眼前。

没错,史上成长最快的公司Groupon的确已经来了,而且有一个让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心惊胆战的合作伙伴—腾讯。2月1日,域名“gaopeng.com”的注册信息显示,这个域名已经被转至腾讯名下,注册人是欧阳云。这位腾讯公司的高管如今已是Groupon和腾讯合资公司的CEO。此前,Groupon.cn已经被国内团购网站团宝网抢注。一月中旬,《第一财经周刊》记者曾在Groupon位于北京乐城中心B座的办公室与其沟通,欧阳云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采访。一同在场的Groupon中国区副总裁Mads Faurholt则简单表示“目前(1月中),我们已经招了大概五六十人,事情进行得很顺利,网站很快就能看到了。我们的确是跟腾讯集团在合作,股权比例是50:50。”Groupon从负责海外业务的原City Deal的团队里抽调了五六名欧洲人过来,他们非常年轻,德国人Faurholt身居要职,也不过二十六七岁。

1月24日,Groupon宣布新一轮融资完成,其创始人Andrew Mason意气风发地出现在各大媒体上,宣布其刚刚融到的9.5亿美金中“将有大部分花在亚洲,尤其是中国”。算上前两轮融资,这家成立两年多的团购网站已经融资11.15亿美元,估值更是高达47.5亿美元。

美元不会给中国团购网站带来太多压力,真正让它们担忧的是Groupon接下来可能的疯狂攻势。1月26日,在德国慕尼黑参加DLD大会的李开复发微博称:“Groupon用超过10%的股份收购了德国Citydeal;Citydeal侵略性很强,在欧洲曾经双倍薪水从对手抢人,打赢后又大批解雇;Citydeal 团队国际扩展执行力很强,所以在Groupon内部他们已经成为国际扩展的负责人,因此德国人在主导Groupon在华发?展。”

Citydeal创始人便是德国人Oliver Samwer,他的另一个身份是Groupon国际事务总裁。Citydeal创办于去年1月份,5月份便被Groupon收购。正是凭借上述侵略性很强的策略,Citydeal短短几个月内便把业务扩张到欧洲18个国家的140多个城市。

按照Mason的说法,在考虑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入中国上面,他们的确纠结过好一段时间。原本,Groupon打算像进入其他国际市场那样,通过控股当地规模较大团购网站的方式进入中国。2010年10月,他们曾经投石探路,却发现中国的团购网站们并不领情。

几乎未带任何商量口吻地,它群发Email给国内团购网站的CEO,告诉他们被期望于10月的某个具体的日期和时间,集体出现在香港国际机场的一家咖啡厅同Groupon的代表见面。

作为唯一到场的国内团购网站CEO,拉手网创始人吴波从30几岁的德国人Oliver Samwer嘴里听到了十足的狠话:“如果你不跟着我们干,那就等着被活埋吧。”

彼时,几乎每家身后都站着为了将来上市时赚取几十倍利润而不惜砸出重金的VC大佬,“弹药”充足的国内团购网站没有谁能够接受Groupon的控股要求。

Groupon不愿意就此铩羽而归,谈判破裂后立即买下了香港、新加坡和菲律宾三地最大的地方团购网站。到了12月,拉手、美团分别获得了金沙江创投和红杉资本数千万美元的投资。不久后,国内规模前十的团购网站纷纷完成第二轮融资,团队规模和落地城市都在成倍增加。

拉手网的团队在两个月内扩张到1500人,并在100多个城市落地。但吴波在忙碌之中依然没有忘记Groupon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这件事。而恰巧由于拉手网的股东之一泰山投资也是欧洲一家团购网站DailyDeal的战略投资人,经介绍,Daily Deal的高管给吴波写了邮件详细介绍了Groupon德国团队的“焦土政策”—“你们的员工会先被两三倍于现在的薪水挖走,但接下来他们便会失望,因为对方会强制他们同意更改合同上的数额,不行就把他们开掉,这些人就彻底被这个行业抛弃了。”这与李开复的微博传递了同样的信息。

1月11日前后,一份Mads Faurholt写给某私立大学学生就业中心的邮件在网上被不停地转载,里面表示Groupon“融到了许多钱,愿意给员工有竞争力的薪水”。几天后,更有进一步的消息称,Groupon已经来了,临时办公室就设在北京国贸附近,并且初步建起了一支几十人的团队,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Faurholt说,就像Groupon中国的十人核心成员一样曾有知名投资银行或咨询公司的从业经历。

在离2011年春节还剩不到半个月的时候,战火一下子烧到了中国团购网站的家门口。终极Boss降临,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个头是英雄们的好几倍,并且全副武装、气势汹?汹。

事实上,早在招聘邮件泄露之前的1月初,Groupon在中国的疯狂招聘便已开始。欧阳云为合资公司找来了一家长期合作的猎头,希望帮助Groupon中国在三个月内招聘到1500人。当时,大家曾有一个礼拜始终在商量招人的方案,甚至到了谈价格准备签合同的地步,尽管猎头公司的高管也觉得“欧洲来的那帮小伙子都是坐在地上跟人谈事”挺不靠谱,但工作总归是不断在推进当中。

然而事情很快有了变化。1月8日,John.Ho将自己的Linkedin页面介绍改为“Groupon中国的第一个员工”。这个年近五十的香港人曾任亚信科技的技术总监,并且主导了这家公司“在2000年那场纳斯达克在亚洲最为成功的IPO”,长期生活在北京。他到任Groupon中国的COO不到20个小时后,原来的方案就被推翻,Groupon方面提出要大规模地接触猎头。

到1月中旬,国内有几十家大大小小的猎头都已经接到了来自Groupon的“不可能的任务”—不仅时间非常短、所需的人员数非常多,而且由于合资公司还没注册下来,其工作合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万宝盛华的加入还算让事情有了个过渡之法,这家全球最大的派遣公司可能跟Groupon全球签订了协议,让新招进来的人得以暂时用“派遣员”的身份为Groupon中国工作。

即便如此,猎头公司们还是发现很难安下心来给Groupon中国招人。“我们希望引导客户做一个清晰思路,首先对组织构架进行确认,再弄清楚自己对每一个职位的要求,这样才能布局整个招聘。”其中一家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猎头公司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但客户连个JD(Jobs Description,即职位描述)都没给,简单来说,他们就是什么人都要。”

Groupon只是简单告诉这些猎头,他们需在3月份之前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的站点分别招纳50到80人,兼覆盖成都、杭州、济南等7个二线城市,“但就连他们的地方办事处组织架构、分工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该猎头说,“或许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想好。”

猎头们虽然有些找不到北,但广撒网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Groupon招人的消息很快在微博、豆瓣等SNS社区以及各个科技博客、招聘圈子网站里传播开来。在发布招聘消息后,跟帖数量以每天几十个增加着,感兴趣者不乏来自雅虎、微软等IT巨擘的工程师以及一些小型本土团购网站的BD。

陈忱不同于这些有互联网或者销售经历的人,事实上,从2010年7月本科毕业以后,她一直是以翻译文书为生的自由职业者。但是,为了将来能进一所有名气的美国商学院上学,她必须想办法进入一家“美国人一听就知道”的公司。“觉得Groupon跟我的需求挺匹配的,经历一下也不错。”但是,在投了简历几天没有回音之后,她主动来到Groupon设在北京乐城中心B座的办公室。

陈忱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热闹景象,Groupon的办公室还没完全装修好,“右手边的大房间好像还是空的,没有开灯”,不时有神色匆忙的外国人或者中国人走来走去,只有绿底的公司Logo和立在地上的招聘广告告诉她,她找对地方了。这并不容易,因为Groupon并没有公开他们的办公地址,“甚至大楼的前台都还不知道有这样一家新搬进来的公司”。

这一次“霸面”经历居然非常顺利。“我就跟一高一矮两个老外站在他们前台聊了会儿。我刚递上简历,还没怎么介绍自己,他们就特别热情地表示‘我们需要大量的销售,你敢于这样自己过来推销自己,就很有做好销售的潜质’。”陈忱觉得这种态度很轻率,“好像恨不得马上要你来上班似?的。”

接下来,面试她的人开始主动推销自己,试图让她对Groupon的光明前景深信不疑。他告诉陈忱,Groupon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分公司,都是从零开始,都很成功,中国可能跟这些市场不一样,但是中国的很多特点在别的市场里也有,他们会把这些经验拿到中国来用。

“他们还说会建立本地化的团队,跟中国的大公司合作,就是QQ。”陈忱回忆道,“那个矮一点的最后还强调说,Groupon有用不尽的钱,到今年5月,它一定会做成中国第?一。”

聊了不到十分钟,对方便问陈忱能否马上来上班,哪怕是先做兼职也可以。“他们太缺人了,我甚至怀疑他们根本就不进行筛选。”陈忱最终决定放弃,继续等待另外几家大公司的笔试通知。

随着招聘的深入,猎头接到越来越多候选人的投诉。“他们抱怨Groupon不靠谱,”前文提到的猎头公司高管说,“按照指定的面试时间和地点去到那里,却见不着约定的面试官,要么就是整个过程中面试官不停地换人,毫无章法可言。”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Groupon虽然急着把人招进来,但对大部分应聘者都没有给出具体的职位,此前传说中给BD的高达8000元起薪,在3到6个月不等的试用期内也要减半。

“别说是那些候选人,这样的混乱我们也深有体会。”猎头方面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跟Groupon接洽的两周以来,对它的对外途径和内部分工仍无从知晓。“我们公司各个级别的人都可能被他们接触,而且他们一个公司各个级别的人也都来和我接触,前前后后一共有5个人之多,并且那些主管每个人分工都一直在变,今天管这茬明天管那茬,毫无章法可言。”

对此,Groupon方面一直坚持告诉猎头“你们只管找人,把每天面试安排得满满当当就好,至于其他事,我们会自己决定”。

猎头方面感到非常为难,如果对候选人不负责任,太多的投诉将影响他们的商誉。但是,那几个欧洲人小伙子显得那么干劲十足,他们穿着方便的休闲T恤和牛仔裤每天忙上忙下,无论是面试还是商量把点铺到什么城市、谈下什么商户,都是一脸热切的表情,“那感觉就像是一群刚刚创业的大学毕业生,全然没有大公司的样子。”

“诚意倒是毋庸置疑,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跟猎头合作。”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的两家猎头,为Groupon服务了不到一个月,便先后放弃了这个单子。据悉,目前仍然坚持的猎头只剩下七八家。

招聘方越来越迫切,一些有互联网从业经历的面试者像传销一样被要求发展数十人进入Groupon。而采取各种途径获取本土竞争对手销售人员联系方式的,也不只万宝盛华一家。

吴波春节前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当时拉手网的BD已有六成被Groupon请来的猎头电话垂询过了。“但是目前还没有谁离开。”这家号称国内规模最大的团购网站,有1000多人的庞大销售团队,被认为是Groupon挖角最大的一座人力资源“金矿”。“如果有人要走,也得等年后吧。”吴波坦言自己也不是完全有把握。

针对疯狂招人的Groupon,吴波的拉手网和满座网、F团等几家较大的团购网站共同建立了一个概念上的联盟以期抵制“被挖角”。“过去我们都在互相挖角,现在拉手网号召大家都停下来,我们把来自DailyDeal的邮件翻译成中文给员工们看,让他们了解Groupon的做法,并且以提高福利的形式提升忠诚度。”而更重要的一个杀手锏是—联盟中的十几家团购网站将永不录用跳槽到Groupon的员工。

“可别像美国的投资人那样被Groupon忽悠了。”摩根大通的一位VP表示,如果Groupon春季IPO的消息确切,那么在这个时候是否进入了中国市场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它的估值。“从零开始,不考虑盈利,短时间内快速拿出好看的数字,他们不急才怪。这样的做法你们不觉得似曾相识?么?”

1月26日,加入未满1个月的Groupon中国区市场部副总裁任鑫离职,这位曾在新蛋网中国负责过网络营销并在其全球总部工作过的公司人被认为是电子商务营销方面的专家,他在艾瑞网开有专栏,其撰写的Mars Opinion电子商务博客也颇具影响力。“回到酒店,继续干活。如果一家公司能让快要辞职的员工还愿意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为它工作,这本身也说明了这家公司工作的吸引力,也说明了这个员工对于公司和团队的正面态度。”在当天稍晚一些的一篇微博中,任鑫如此写道。

Groupon在中国的未来表现,或许还要看合作方腾讯对合资公司有多大投入。除了域名和指派一名CEO以外,腾讯目前并未将已有的团购业务并入合资公司。对此,John.Ho在回复给《第一财经周刊》的邮件中表示,“我希望大家能够从初期招聘的乱象、竞争对手的紧张和害怕情绪等一大堆影响因素中分辨出事实真相。对于一家刚刚进入中国市场两周的公司而言,我觉得Groupon已经做得很好了。”

Groupon的疯狂涨势

2008年11月

安德里·梅森创建Groupon,总部位于芝加哥

2009年

用户总数200万

业务覆盖美国本土

收入8500万美元

2009年6月

网站实现盈亏平衡,利润率高达30%

2009年12月

融资3000万美元

2010年5月

收购德国团购网站Citydeal,其创始人Oliver Samwer成为Groupon国际事务总裁。

2010年

用户总数5000万

业务覆盖35个国家

收入6亿美元

2010年4月

融资1.35亿美元

估值13.5亿美元

2011年1月

融资9.5亿美元

估值47.5亿美元

进入中国市场

本文摘自网络网络安全攻防研究室(www.91ri.org) 社会工程学小组收集整理.